<span id="xx1br"></span>

    
    

    <pre id="xx1br"></pre>

        <pre id="xx1br"></pre>

        <listing id="xx1br"><dfn id="xx1br"><span id="xx1br"></span></dfn></listing>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資訊 > 媒體報道

        毛振華:雙循環新發展格局是底線思維的集中體現

        時間 : 2020-12-16 16:02:30

        來源 : 新華網、《金融時報》 作者 : 管理員

        瀏覽 : 808次

                12月15日,由中誠信國際信用評級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中誠信國際”)舉辦的以“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的中國信用市場展望”為主題的2021年信用展望研討會在北京舉行。中誠信集團創始人、董事長、中誠信國際首席經濟學家毛振華在會上發表了題為《底線思維與雙循環新發展格局下的中國經濟政策》的主旨演講。

          他指出,當前中國經濟運行仍面臨新冠疫情、金融風險、大國博弈三重壓力,宏觀政策仍需堅持底線思維,而以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正是內外多重壓力下的底線思維的集中體現。

          “雖然2020年中國經濟遭遇了新冠疫情的沖擊,一季度經濟增速出現大幅下滑,但在疫情全球蔓延、其他經濟體均深受疫情困擾的情況下,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使得中國經濟率先修復,GDP同比實現V型反轉,出口逆勢增長,中國經濟再次贏得了一次與西方國家錯峰發展的機會。”毛振華分析表示,具體來看,國內供需兩側均有所修復,工業生產回歸常態,服務業生產持續修復,投資和消費需求不斷恢復,內需增長動力逐漸增強。與此同時,隨著經濟的改善,城鎮調查失業率持續下降,前三季度居民收入也實現了正增長。

          展望2021年,毛振華認為,雖然隨著宏觀政策進一步常態化,政策性因素對經濟復蘇的支撐動能持續弱化,但市場性因素復蘇空間和可持續性更高,且內循環背景下經濟堵點的疏通有望為經濟增長提供新的支撐,經濟復蘇勢頭有望延續。由于低基數效應的影響,2021年實際GDP增速將顯著高于疫前水平并主要表現為上半年高同比增速,呈現“前高后低”走勢。

          “雖然中國經濟復蘇勢頭延續,但經濟運行中仍面臨三重壓力,不可掉以輕心。”毛振華提醒,一是新冠肺炎疫情風險仍存;二是疫情沖擊下金融風險有所加劇,未來有可能進一步顯化;三是全球化面臨重構,大國博弈仍然持續。

          具體來看,毛振華指出,雖然疫苗研發取得積極進展,但短期內通過疫苗實現群體免疫仍較難,對全球經濟的拖累或持續一段時間,進而影響中國經濟的外部需求。同時,疫情傳播渠道較為復雜,國內防控輸入性疫情的壓力依然存在,微觀主體經營狀況修復仍需時日,疫情影響持續脫貧邊緣戶或可能出現返貧,疫情次生災害仍需高度重視。

          在金融風險方面,他表示,受金融危機之后長期“債務-投資”驅動經濟增長模式的影響,中國債務風險已累積至高位。今年以來,疫情沖擊下政策穩增長力度加大,宏觀杠桿率快速攀升,債務風險進一步加劇。近期隨著宏觀政策逐步向常態化回歸,企業再融資壓力加大,信用風險爆發加速,并呈現從民企向國企蔓延的態勢,需高度警惕國企信仰弱化背景下信用體系重構的風險。

          毛振華認為,疫情沖擊下“扯吊橋”效應明顯,各國之間的經貿交流、人員交流明顯弱化,各國供應鏈進一步向本國收斂,未來各國需高度關注本國供應鏈的安全問題。此外,未來中美博弈的風險依然存在。

          對于當前形勢下,中國宏觀經濟政策應如何發力?

          毛振華建議,在外部不確定性、不穩定性持續,內部經濟復蘇基礎仍不穩固的背景下,宏觀政策仍需堅持底線思維。從短期來看,鑒于當前經濟復蘇的基礎并不穩固,2021年宏觀數據向好之下微觀經濟主體運行仍面臨多重困難,同時還需防范政策退坡之下風險加速爆發,宏觀政策尤需保持定力,擴張性的宏觀政策不宜過快退出,而是應當將超常規的宏觀經濟政策逐步向常規性宏觀擴張政策進行轉變。從對外政策來看,要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中國經濟發展營造良好的外部環境。“和平是最重要的營商環境。”他如是說道。

          毛振華表示,以內循環為主體的雙循環發展格局是底線思維的集中體現。在國際力量對比深刻變化、外部風險持續存在背景下,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的新發展格局的提出,是在全球化面臨重構背景下的中國選擇、中國方案,是底線思維的集中體現。

          毛振華認為,在構建雙循環新發展格局的過程中,要充分理解其豐富內涵。一是要從供需兩個層次理解“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進一步完善國內需求循環、供給循環;二是要更加注重國內供應鏈、產業鏈循環,要加強相關的領域的補短板力度,尤其是需要加大對核心技術的攻關力度,降低對外的技術依賴;三是正確理解國內大循環與外循環相輔相成的關系,繼續推動開放;四是要關注民生,統籌兼顧經濟發展與社會穩定。

        相關閱讀

        Top 55444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