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xx1br"></span>

    
    

    <pre id="xx1br"></pre>

        <pre id="xx1br"></pre>

        <listing id="xx1br"><dfn id="xx1br"><span id="xx1br"></span></dfn></listing>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新聞資訊 > 公司動態

        毛振華:三重壓力下宏觀政策要堅持底線思維

        時間 : 2020-11-26 09:52:52

        來源 : 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 作者 : 毛振華

        瀏覽 : 596次

             11月18日-20日,2020年亞布力論壇第二十屆年會召開。中誠信集團創始人、中誠信國際首席經濟學家、中國人民大學經濟研究所聯席所長毛振華教授出席會議并在其中“經濟大講堂”環節中發表了題為《三重壓力下宏觀政策要堅持底線思維》的演講,強調當前中國經濟運行仍面臨內外多重壓力,宏觀政策仍需堅持底線思維。

             以下為演講內容:

             今天我主要跟大家分享的內容是中國經濟在面臨三重壓力下的政策選擇。

              一、中國經濟運行面臨內外三重壓力

             當前疫情在全球范圍內持續蔓延,世界人民飽受疫情之苦。我們也曾經經歷過這個階段,但我們快速從疫情中恢復過來,經濟持續修復,可以肯定今年我國經濟增長大概在2%-3%之間,考慮到今年一季度經濟大幅下降,全球經濟衰退不可避免,我國經濟取得這個成績是一個非常大的成就。明年一季度在低基數背景下有望出現疫情后增長高峰,2021年全年經濟增長大概率超過6%。

             雖然我國的經濟恢復較好,但仍要注意當前經濟運行面臨的三重壓力:

             首先是疫情帶來的壓力。全球范圍內二次疫情已經暴發,特別要提醒的是隨著溫度持續降低,疫情傳播進一步加快,而且這是新冠病毒出現以來的第一次夏冬轉換,尚不能清楚病毒毒性會不會再度增強。在此背景下,我國疫情防控面臨非常大的輸入壓力,近期國家移民管理局把外防輸入作為當前工作的重中之重,關閉了46個口岸,這些措施非常有必要。

             第二重壓力是長期持續的中美博弈。美國國內對遏制中國形成了基本的共識。兩年前我就判斷,中美關系的演變或遵循三部曲:貿易戰——脫鉤——全面冷戰。中美博弈我國無法回避,不要寄希望于奇跡,所以我們要采取主動措施破解這一困局。核心在于防止美國的盟友同我們脫鉤,從這一點來看,拜登的上任對我國要更不利一些,因為拜登在修復同其盟國的關系上已經做出承諾。

             當前國際合作最大的新聞就是RCEP的簽署,這個協議的簽署說明很多國家還是把經濟放在了首要地位。RCEP成員國沒有美國,一方面這能夠破解美國對我國的遏制;但是另一方面,RCEP成員國中有很多美國的傳統盟友,美國很有可能對其盟友施壓進行破壞,或導致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的失敗。所以在這一點上,我們一定要保持清醒,沒有美國參加的國際組織并不一定全是好事。

             第三重壓力是當前我國面臨的金融風險問題。2018年中美貿易戰之后我國的宏觀政策逐步轉向于以穩增長為主兼顧防風險的雙底線政策,疫情暴發后穩增長力度加大,底線進一步下調。這個背景下我國的金融風險不斷加大,宏觀杠桿率再度上升,金融風險也在一步一步逼近臨界點。我國企業部門債務處于高位,疫情對企業經營狀況的負面沖擊仍存,在此背景下,信用風險加速釋放,近期以來債券市場債券違約頻發,且有由民企向國企蔓延趨勢。

             金融創新與金融監管的博弈同樣是近年來非常熱議的話題。2008年的危機就源自金融創新,優質的和不良的資產同時不斷證券化,這些衍生工具進一步加杠桿,最終個別的違約導致資金鏈的斷裂,引發了全球性的金融危機。歷史的經驗教訓值得反思,所以我國一定要關注金融創新同監管的博弈。

             二、堅持底線思維,應對內外挑戰 

             在當前我國面臨較大的內外壓力的背景下,我有四點建議:

             一是要堅持底線思維,避免穩增長政策過快退出導致“政策懸崖”效應。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我國探索出了自己的一套宏觀調控的思路,即“雙底線”政策,兩個底線分別是穩增長和防風險。“雙底線”調控框架下有不同的政策工具箱,根據經濟形勢判斷兩者的先后和主次,從而進行調整。根據這個思路我們可以發現2016年以后中央經濟政策的轉變情況,是以穩增長為主,還是防風險為主。

            當前的政策我是非常支持的,就是繼續保持穩增長政策,現在經濟還遠未到退出穩增長政策的時機,過快的退出穩增長政策容易導致政策的懸崖效應。今年以來,為了應對疫情,發放了很多疫情相關的貸款和債券,對中小企業以及疫情沖擊比較重的企業貸款延期,即便如此很多企業難以在短期內迅速調整,所以這些政策不能過快退出,要有針對性的緩沖政策。

             第二是構建節約型經濟發展模式。我同大家分享我最近的一個觀點——把構建節約型社會作為我國當前政策的一個重要內容,也是底線思維的一個重要實踐。構建節約型社會發展模式既是我們長期高質量發展的選擇,又是當前特殊內外環境下的要求。當前補短板的問題并不能完全通過供給側改革解決,比如我們糧食結構性短缺,我國的口糧充足但牲畜的飼料仍需依靠進口;原油對外依存度超過70%,鐵礦石接近90%需要進口。

             一旦出現極端事件,我國的生產資料生活資料供給面臨著很大的安全問題。這種背景下,一個重要應對措施就是節約。當前節約存在很大的空間,比如糧食在各個環節均存在巨大的浪費,特別是餐桌上的浪費;鋼鐵產業對廢舊鋼鐵的利用嚴重不足,產業集中在中低端領域,高端鋼鐵生產仍落后于發達國家。在具體措施方面,我國可以通過“開源”與“節流”兩個方面進行落實:所謂“節流”,即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以降低資源的消耗和浪費;所謂“開源”,即培育資源節約型、能源替代型的新產業、新技術,在降低資源、能源消耗的同時促進經濟新增長點的形成。

             第三是正確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這里主要有兩點:一個是重視市場的決定性作用,另一個是發揮有為政府的作用。發揮市場的決定性作用的前提是一個有限的政府,有為的政府需要在市場存在缺失的時候發揮作用。所以說政府的作用一定要同時重視“有為”與“有限”,這方面我們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探索。

             第四,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破解美國脫鉤的圖謀。這里要注意的是我們不是團結一切的力量同美國斗爭,斗爭不是現在的主題,緩和才是。毛主席在反圍剿敵強我弱的時候有十六字方針,但是第五次反圍剿沒有遵守這個方針,而是采取了以堡壘對堡壘的左傾路線,給中國革命帶來了巨大的損失。所以要破解美國的圖謀,是交更多朋友,而不是不斷樹敵。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國未來的發展,取決于我們在這個方面的努力。

             現在拜登上臺,中美關系恢復正常的可能性不大,但總是要緩和一點,如果這個時候我們回應美國各界的關注,在某些重點問題上緩和,還是有機會的。但是如果什么都不做,指望美國社會的觀念有所緩和,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未來中美問題的關鍵是我們要主動改變。還有一點是我們一定要破解美國的盟國政策,只要美國不能拉攏其盟友同我們一起脫鉤,那么美國會主動同我國進行緩和。

        相關閱讀

        Top 5544444